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493333com开马 >

34岁男子七小时由男人变女人 再造生殖器逼真

发布日期:2019-09-08 06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1月14日,对于桂林男子阿平来说,是一个特别的日子,因为就在这一天,他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。

  当天13时20分,母亲在同意手术书上签字,阿平被推进手术室。14时手术正式开始。医生用物让阿平的下半身失去知觉,在之后长达7个小时的手术中,阿平多数时候发出轻微的鼾声,中间只醒来过一次。李学德介绍,本次手术由该医院泌尿外科和男科中心联手实施,切除其男性生殖器,再造女性生殖器。对于较为复杂的女性生殖器再造过程,李主任说,他们在本次手术中采取了一些新技术,采用阿平肠道的一部分再造了女性生殖器,十分逼线个小时的紧张手术,变性手术顺利完成,比预期早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被推进病房前,弟媳欧女士还在和他作最后的沟通,要他再好好想想。“毕竟不是小手术,是不是再等几天?”欧女士说。“我已经想得很明白了。”阿平很坚决。

  由于手术时间长,欧女士将老母亲送回了家,一个人在医院默默地等待。每隔一段时间,给一直等在电话旁的父母、叔叔打电话报告手术的进展。

  晚上8时,听到手术即将结束的消息,欧女士第一时间拨通了家人的电话。阿平的几个兄弟姐妹都赶到医院,看到平安躺在病床上的阿平,大家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  “咱们家又多了一个女孩!”欧女士说。不过欧女士的丈夫表示,以前一直叫阿平哥哥,一时改口还有点难,但他相信自己会慢慢习惯。

  相比于阿平的兄弟姐妹,老母亲说她能坦然地面对阿平的变性,因为这是儿子自己选择的道路,而且此前阿平活得也不快乐。

  李学德说,目前阿平被安排在特护病房观察,术后一段时间他不能进食,每天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体征,而整个手术恢复期要半个月左右。昨天,阿平的外生殖器再造之后一直处于水肿状态。李学德说,大约一个月之后会消肿,外生殖器会越来越逼线个月,他会鼓励阿平去公共澡堂洗澡,“绝对没人会看出来外生殖器是做的”。

  “我曾多次说,你长得那么帅,身体那么健康,不要做手术了。但他说这是他一生的愿望。”李学德说,对于“易性癖”患者阿平来说,手术可以让他的心灵和肉体得到统一,他的行为不应受到社会公众的指责,大家应该给他足够的尊重。

  李学德说,“易性癖”患者的病情有轻重缓急之分,甚至有的还出现心理反复。变性手术既不是首选也不是唯一的治疗途径,有些人并不是“易性癖”患者,只是因为迫于成长环境、工作压力而产生了想变性的想法,特别是由于未成年人的心智尚未成熟,对事物的辨别还形成不了清晰的认识,所以医生在判断一个病人是否应给予变性手术时,要格外慎重。李学德和阿平先后见面7次,“我想拖一段时间,说不定他会改变想法,但没想到他日益坚决,去年10月份自己去南宁做了隆胸手术。”

  据介绍,男性变成女性的变性手术主要包括两部分,即切除男性外生殖器进行阴道再造以及隆胸手术。从单纯的技术层面来说,变性手术并不复杂,但变性手术是不可逆的,如果患者是一时头脑发热,或者手术后因为各种原因想返回,再做回去就难之又难。这也是医生不轻易做决定的原因。

  “阿平并不是变态,而是患有‘易性癖’,这是一种病,我希望大家以后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她。”李学德说,“易性癖”是指从心理上否定自己的性别,认为自己的性别与外生殖器的性别相反,而要求变换生理的性别特征,又称变换性别癖或性别转换症,是一种心理上的变化,属于性别身份识别障碍。

  “易性癖”产生的原因,目前还不十分清楚,目前医学上也没有找到治疗这种心理痼疾的方案,通过变性手术满足其重新选择性别的愿望,从某种意义上不失为一种人道主义的做法。

  李学德说,作为一个医生来说,他不提倡做变性手术。但变性手术对阿平是必要的,他的心灵和肉体不能统一,无法正常生活,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。对于这样的易性癖特例,医院有义务帮助他消除冲突。

  当然,社会各界也应该给予他更多的关心和理解。因为有易性癖的人都有自己的性别崇尚,性别意识自我膨胀,他们不会在意别人的想法。因为纯属个人问题,他们的行为不应受到社会公众的指责,对他们应该给予尊重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